“亲情号码组合” 惹出风波-SKY网络电话
您的位置:SKY网络电话 >> 行业信息>> “亲情号码组合” 惹出风波

“亲情号码组合” 惹出风波

来源:sky亲情号码组合  发布时间:2014-08-29 14:31:06

妻子到通信部门营业厅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申请加入丈夫的亲情号码组合时, 意外地发现已有一个手机号码加入了丈夫的亲情号码组合中而且这个号码竟然是自己一位闺密的号码妻子向法院起诉离婚。对于这一切丈夫认为都是通信部门泄露自己的隐私造成的,一气之下便将通信部门告上法庭要求通信部门承担侵权责任。

 

丈夫私赠亲情号码造成家庭大战

现年29岁的范某是江苏省苏北某县人。他高大潇洒,妻子孙某贤惠漂亮, 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令人羡慕不已。可是范某并没有珍惜已有的幸福生活与妻子的一位闺密林菲琳产生私情而孙某一直被蒙在鼓里。自从范某与林菲琳产生私情后因担心被孙某发现,煲电话粥则成为二人解相思之苦的主要手段。随之而来的是两人的手机话费也急剧上升,这多少让偷情的二人感到有些心疼。为了减少话费支出他们也尝试了一些手机优惠套餐,但节省的话费很有限。因此能有一个更实惠更优惠的手机话费套餐也成了范某与林菲琳的一个希望所在。

2008年初中国移动公司刚刚推出了一种优惠幅度很大的亲情号码组合套餐业务即亲情号码组合内部成员之间互拨通话享受500分钟的通话优惠。范某听说后当即决定为自己和情人办理这项业务。3月4日他早早来到移动公司的营业厅, 为自己及林菲琳的手机号码办理了亲情号码组合套餐,并将林菲琳的手机号码加入到自己的亲情号码组合之中。没有了话费之忧范某与林菲琳通过电波尽情地倾诉着相思之情。可是, 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场暴风骤雨正向他们袭来。

2008年4月16日, 范某的妻子孙某也听说了移动公司推出的亲情号码组合套餐觉得非常实惠, 便来到移动公司营业厅, 为自己的手机号码办理该项业务并以范某妻子的身份申请加入范某开设的亲情号码组合中。

就在移动公司的营业员专心致志地将孙某的号码加入范某开设的亲情号码组合中时无事的孙某趴在柜台上,凝视着电脑显示屏, 看着营业员进行电脑操作。突然孙某看到范某开设的亲情号码组合中已经加入了一个号码而且这个号码似曾相识她立即让营业员停止操作。不明就里的营业员只得暂停操作孙某随即抄下电话号码想了想,恍然大悟这不是自己的好友林菲琳的手机号码吗?

丈夫的亲情号码组合中,怎么会有林菲琳的手机号码而且只有林菲琳一个人的手机号码。林菲琳与丈夫究竟是什么关系难道他们是… … 孙某无法抑制自己愤怒的心情,立即打电话给林菲琳, 责问道“林菲琳, 我丈夫的亲情号码组合中为什么有你, 而且只有你一个人你和我丈夫范某究竟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 也不懂你什么意思, 我… … ” 林菲琳见自己与范某的私情被孙某发现了掩饰不住内心的慌乱, 未狡辩完毕就匆匆挂断通话并关闭了手机。林菲琳的行为欲盖弥彰孙某的怀疑更深了。怒不可遏的她又打电话给丈夫范某让范某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范某对自己与林菲琳的私情矢口否认而对于自己亲情组合号码中为什么只有林菲琳的号码的问题, 因为找不到合理的借口搪塞只得以沉默应付。

 

亲情号码组合

 

迁怒通信公司诉上法庭

丈夫范某和好友林菲琳对自己的质问始终闪烁其词没有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孙某认定丈夫范某和林菲琳定有不可告人的私情。当晚回家, 孙某自结婚来第一次与范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要求范某给自己一个交待并下了最后通煤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 那么两人就离婚!

面对妻子咄咄逼人的质疑心中有愧的范某不敢正视孙某只得躲躲闪闪。孙某因此更加坚信了自己的猜测, 对范某感到心灰意冷认为范某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伤害了夫妻感情一气之下当晚便收拾衣物回了娘家。

对于发生的一切, 范某认为罪魁祸首就是通信部门泄露了自己的隐私感到十分气愤遂多次致电通信部门要求给予解释和处理。在协商未果的情况下, 范某来到法院一纸诉状将通信部门推上了被告席。

范某诉称因通信公司宣传开展“亲情号码组合“ 活动本人于2008年3月4日办理了亲情号码组合业务亲情号码为本人的手机号码另一个号码为林菲琳的手机号码。该业务经通信公司受理并现场办理于当日生效。通信公司在业务宣传时声称办理亲情号码方式为“用户凭每个号码的机主有效证件或密码至移动营业厅办理”。但是通信公司为孙某办理亲情号码组合业务时并没有本人的有效证件或密码, 也未征得本人同意, 侵犯了本人的隐私权。为此, 范某请求法院判令通信公司停止侵权、登报道歉并且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1万元。

通信公司辩称通信公司开展“亲情号码组合`' 业务活动目的是为了增进亲友间的相互联络与沟通、节约通话费用, 并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相关规定。我公司在为孙某办理加入亲情号码组合业务时, 程序合理, 没有实施侵犯范某隐私的行为。范某认为通信公司在未征得其同意及无有效证件情况下为孙某办理该项业务侵犯其隐私权是对“隐私权“的扩大理解。移动公司开设的亲情号码组合不属于隐私权的范畴。范某与孙某系夫妻关系, 双方之间因亲情号码组合发生争执导致感情破裂与办理亲情号码组合加入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我公司为孙某加入亲情号码组合的行为没有过错, 也没有侵犯范某的个人隐私未给范某造成损害后果。对此通信公司请求法院驳回范某的诉讼请求。

上一条:安卓软件应用安全漏洞挖掘国内外研究现状
下一条:手机回拨卡缘何犹抱琵琶半遮面